燕窝

悦己

木壳人:

       看到24节气申遗成功的消息应个景,将15年画的节气统一发一次。画了两年的24节气,共48张,邮政出的邮资明信片只是一半的量。

       小时候在乡下长大,家里的长辈特别注重节气,爷爷更是根据节气的更替来做不同的活计,所以24节气对于我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在那两年里一直在寻找更好的表达方式,想画出我心中的二十四节气,时间在流逝,但童年的记忆是永恒的,将这些哭哭笑笑,打打闹闹的日子融入到节气的变化里,想给看到画的朋友们带来一些共鸣,也希望未来有机会再继续把这个系列画下去。



值班到夜里的时候

最易

又被什么掘住了

心像喝过中药的口腔

好久没来这感觉

像老朋友了吧

最近不停想起一些久远的事和人

这就是悲秋吗

立秋

像个按钮

说凉快就凉快

甚至算有点冷了

经了不论冷水热水的皮肤感觉起来

最近狠命地花钱

是不是在填补哪里的空和虚

开心难过都想有某个人在

最不需是不喜不悲时

真的有那么需要陪吗

拽过被单

挡一挡门窗对流的夜风

这还年轻的老寒腿啊

真佩服老祖宗的二十四气智慧

不开灯

当然是不开灯的

光亮会使跃跃欲出的灵魂遁匿

就着黑暗和冷风

祂欲出来梭行放风

如何的愚昧无能

封印了自己的神灵

常常冷不防地要被祂冲散盔甲

像鸣人体内的九尾狐

高能且未驯服

为心

练些肌肉

支撑祂

健稳而敏锐

睡一觉

晚安
























晨,懒起,用阳光玩爪子~